www.tk61.com
亚马逊无人店研发史3:难题在小孩、人多和菜谱
发布日期:2019-11-15 02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经历挫折后,为了继续开发无人零售,亚马逊工程师们新开设了绝密的实验室门店,名为Otter,位于西雅图市中心。Otter实验室只有通过锁着的大门才能进入。起初,货架上摆满了用粘土和泡沫塑料制成的假食品,包括用切碎的绿色建筑用纸代替生菜。

  员工们经常被要求访问并试图欺骗里面使用的技术。他们穿着厚重的外套,拄着拐杖走路,或者推着轮椅。他们把商品放回错误的地方,自动生成“不整洁商品”的警报,指示商店职员把商品重新放到正确的货架上。有一天,每个人都被要求带伞进来,看看是否遮挡了摄像头的视线。在另一次试验中,所有员工都穿着西雅图海鹰队(Seattle Seahawks)的运动服,以扰乱基于服装颜色区分购物者的算法。

  当假的食物最终被真品取代后,员工被要求模拟真实场景购物:例如,为了及时参加会议跑着来此购买沙拉和饮料当午餐,或急于从托儿所接孩子,迅速取走牛奶、草莓以及为明天早上准备的早餐。有时候,家长们被要求带他们年幼的孩子来,孩子们坐立不安,四处乱跑,乱抓东西,进一步对这个系统进行压力测试。为了扩大这些真实的实验,亚马逊还开发了便利店的数字模型,并在其中填充了电脑生成的购物者。

  工程师们正试图解决零售业历史上最棘手的问题之一,即如何在不逐个结账的情况下弄清楚人们到底买了什么。经过多年的研究,该团队得出结论,仅用头顶摄像头对产品进行视觉识别是不可能的。光照条件的变化、产品摆放在货架上的位置、挡住定制产品贴纸的手和身体,或者失控的幼儿,都很容易让系统产生混淆。

  最终他们决定增加天平,并在货架上放置更多的摄像头。亚马逊技术顾问迪利普·库马尔(Dilip Kumar)说,“重量为我么提供了可以使用的额外信号,但大部分繁重的工作都由摄像头和视觉算法完成。然后,亚马逊结合这些数据来决定谁在买什么。”

  但是仍然需要人类来监督这些判断。当系统不确定是否购买时,就会有专门的人类团队来检查录像,这就是所谓的“低信心事件”。这些团队的成立,至少让有些员工对整个工作流程提出了质疑。一位前参与者表示:“这是一件棘手的事情。如果我们有一群人在看录像,还能叫无人便利店吗?”不过亚马逊表示,人类介入干预的情况非常罕见。

  人们还有另一个角色要扮演:他们必须开发套餐食谱和准备日常午餐(羊肉三明治、鸡肉三明治、沙拉)。为了准备2016年底在西雅图市中心的新园区开设规模缩小的原型便利店,亚马逊从连锁餐厅聘请了厨师和员工。该公司在原型店内部开了厨房,并在一个旧仓库附近设置了商业级别的测试厨房。亚马逊购买了德国商用烤箱,每台售价数万美元。当试点厨房里有什么东西散发出异味时,亚马逊聘请了两位专业的嗅觉师来解开这个谜团。

  厨房,加上亚马逊在运营中追求严格、有时甚至不够人道的效率,带来了另一组意想不到的挑战。一名员工回忆说,由于食品安全是头等要务,商业厨房始终保持着极低的温度。最初亚马逊员工不得不在轮班时站着,并在冰冷的混凝土地板上安装垫子。在总部的高级经理花了一天时间观察厨房的运作之后,该公司给厨房员工发放了连帽衫和其他御寒装备。事实证明,服务业的从业人员和库马尔的算法一样难以管理。

  最初的无人便利店于2016年12月对亚马逊员工开放,但原定于2017年初的正式开放又被推迟了12个月。当20名或20名以上的购物者同时进入便利店时,系统往往会崩溃。当顾客把商品拿起来放在不同的货架上时,它就会失去对商品的追踪。购物者自己也感到困惑。普里尼说:“我们注意到很多顾客在出口处犹豫,问店员他们是否真的可以离开。在测试中,我们贴了一张很大的海报,上面写着:‘真的,你可以走了!’”至今,仍有类似海报贴在那里。

  亚马逊还对食物制作进行了改进,它开始减少对自家厨房的依赖,更多地从外部供应商那里购买食物,包括为星巴克(Starbucks)和7-Eleven等公司。